TUNA

心内之志为万事之源

沉迷恋爱,无心填坑

慕容离站在执明的大别墅门前,庆幸戴着帽子墨镜口罩的自己从外面看不出表情高冷设定还是无懈可击。

“阿离以后回来直接这样开门就行啦。”

执明径直弹开指纹锁输入密码一阵捣鼓,不由分说拉着慕容离的右手食指就往门上按,伴随“滴”的一声,显示器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指纹以及“该指纹已确认”的提示。

慕容离心里一惊忙缩回自己的手,这才第二次见面吧,这种等于直接交钥匙的行为是什么情况。

“阿离的指纹真好看嘿嘿!”执明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

“阿离你看,这里是客厅,这里是浴室……”进了屋,执明顺手又拉住了慕容离的手到处走给他介绍屋内设施,从一楼跑到二楼,从客厅跑到卧室……

“这里是书房,我平常就是在这里工作的。”

“这间就是阿离以后住的房间啦,虽然是客房,但是设施齐全,只比我自己的房间小一点点,阿离以后住这里好不好?”

“这房子出租?”这怎么看都是执明自己住的地方呀。

“租的租的,阿离你等一下!”

执明“登登登”的跑进书房,猛地关上门,两分钟不到,执明就把一张“合租房客招募”塞进了慕容离手里。

慕容离低头看着简单至极的招募公告,感觉着刚从打印机里出来的纸张还带有的温度。

“阿离是觉得房间不好吗?那我住这间,阿离住我那间!”执明问的一脸殷切。

这样的房间怎么可能不好呢?

房间宽敞明亮,装修简洁大气,床边的落地窗外有一个小阳台,上面放着一把藤编的躺椅。家居饰品的每一个小细节里都可以看出这家主人让人舒服的品位。

这样的房间怎么可能不好呢?

自己曾和庚辰窝在酒吧街的廉租房里喝啤酒吃外卖,坐在微微泛着酸味的打包盒旁商量第二天的通告上要用的话术要做的造型,房间的大半面积都被各种款式的衣服配饰和时尚杂志堆积霸占着,睡觉了就把东西堆到一边简单的打个地铺。反正更多的时候慕容离是住在剧组和活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里的。

这样的房间怎么可能不好呢?

屋外的风穿过素色的窗帘一路吹进了慕容离的心,吹起阵阵涟漪。

多久没有过了,这种温暖的如归故里的感觉。

还有一个明明才见过两次面就对自己推心置腹的人。

“阿离,阿离你怎么了?阿离!”见慕容离迟迟不开口,执明有些担心。

“没事,刚才跑的太快有些头晕。”慕容离淡淡地说。

“那我们去坐着休息一下。”

“也好,商量一下合租细节吧,房东先生。”

“啊?啊,好!”


TBC^^

评论(1)

热度(20)